早晨出門前,他噴上香水、整理好頭髮、用漱口水清潔口腔,並挑了件最高級的西裝,
對著鏡子前的自己展露出自信的微笑後,便愉快的出門了。
他為何如此滿面春風,因為今天晚上是他和陳小姐的第一次約會,真叫人期待呀!
把機車停好,他雖小小的怨嘆台北市的烏煙瘴氣,把他清秀的臉給染黑了。
但這卻絲毫不損今日美好的心情~天是那樣藍,雲是那麼白,臉髒了~沖洗一下就好啦!
看看手錶,啊~要遲到了!他快步跑進廁所,連忙開水龍頭洗了臉,
洗完順手拿面紙把臉擦乾,便趕去打卡了!
今天的工作量特別多,公文一份接著一份,忙得無暇休息,
但他仍是不在意,滿腦子是陳小姐溫柔的模樣,
「今晚帶她吃日本料理吧!」、「她會不會喜歡我挑的書呢...?」
「喂!你怎麼還在這?快去開會啦!」一個聲音打斷他的白日夢,
是同事阿強,他驚覺已經遲到一分鐘了,趕緊把文件拿好去開會。
這是個四十人的會議,開了兩個小時,可是當中似乎有個人的魂一直不在會議中...。

會議結束已經四點了,大家對剛剛會議中,經理講的話不滿而氣憤的討論著。
他也在討論的人群當中,不過他只是負責聆聽,增加同事間的情誼和參與度罷了。
他腦中盤旋的,已經在看完午夜場後,要怎麼送她回去了。

忙到五點多,眼看離六點剩半個多小時,第一次約會可不能遲到呀!
「小李!我先走嘍~剛剛跟你討論的東西,我回去整理過後再傳給你,
還有,你今天的領帶很好看喔。」說完他就打了卡,急急忙忙的離開了。

到了新光三越的石獅子前面,時間指向五點五十四,可是陳小姐已經到了。
他好高興~好高興,那是他心目中的天使,他巴不得脫去紳士的禮儀朝他狂奔!
「嗨~我遲了點...妳到很久了嗎?」
「不,我剛到。」陳小姐落落大方的態度,讓他很自在。
「那...我們去吃東西吧!我知道有一家日本料理....」
「呵~你臉上怎麼黏著面紙呀?」
他心顫了一下!面紙?哪來的面紙?他趕緊用手在臉上探索了起來,
原來在他右臉頰上有張指頭大小的乾燥面紙,
這不是他早上打卡前,洗臉完後擦拭臉所用的面紙嗎...?
頓時,他整個人失落了~~~

他內心極其難過,不是因為在陳小姐面前丟臉而難過,
而是一整天下來,幾十個同事,沒有人看到他臉上的不對勁嗎?
他難過的是沒有一個忠心的朋友給他建言,還是根本沒有人正視他呢?
此時他笑不出來了,他只想用全部的心力和陳小姐約會,
是想轉移注意力忘記自己的糗態,還是想重新樹立可以找到自我價值的一個新的寄託。

那天晚上,日本料理很難吃、電影很難看,陳小姐卻異常的美。


2005年11月8日

joinh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